蘼芜

这里尽絮,
沉迷舜远的东国人,就读于第五音附中[不可能的],特别懒,别指望我能有多勤快,小学生文笔,是个智障。
中v/时之歌/天行轶事/兄坑/
在玩语c,是个渣,欢迎扩列
以及,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小天使,我这个辣鸡居然有人喜欢啊QAQ

听说墨镜是会遗传和传染的唔,沉迷墨镜势力不可自拔,这个封面头像大概几周都不会换了😂

沉迷墨镜势力哈哈哈
小弟:大哥,我们今天去哪里砸场子!
私心舜远维赛,一个太太说东北国负责静美如画,西南国负责动若凶器,然而我没p西北/魂

不知道叫什么x


*小学生文笔
*私设应该挺多
无视我的排版,太太们要看的,别怪我,入坑时写的第一篇文,含微量维赛,顾一一这名字来自以前闺蜜圈名x

顾一一很喜欢这家名叫时之歌的店,点上一杯咖啡就能坐上一整天。发呆也好,写作业也罢,这里很舒适,仿佛能带走她一身的疲劳。
店长尤诺先生是一位很温柔的人,不过总是外出,留下名叫-名界海的男生看店,听说他来自南国,作为交换生来到东国。
其实顾一一也不知道怎么找到这的,只是不小心触发了一个传送阵,仅此而已。她也很庆幸没被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找到尤诺店长打听清楚情况就成了这的常客。
顾一一总喜欢和其他客人聊天,尽管大部分连个眼神都不想给她。不过总有几个脾气好或自来熟的不是吗?比如说赛科尔先生,还有某只烦人的怪鸟(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食物
不过她最在意的还是天天来并且准时得跟上班打卡的尽远与舜,两人长得帅,声音好听,且还每次都提着几大包食物,想不注意都难。听界海说是来找那位沉默的弥幽小姐的。
不,也许顾一一在意的是两人过于亲密的态度。后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了界海后得知两人是恋人后她“果然如此”的表情一整天就没变过。
见识到了两人只有因为看见对方才露出的宠溺笑容,为了对方亲手准备的礼物送出去时一方的喜悦,以及争吵不久后默契的相视_笑后再合好,顾一一总会激动很久,并感叹为什么这么甜。
再回过头来看_眼身后占了整个长沙发的赛科尔,脑海中只有“为什么都是恋人你和维鲁特画风就这么奇怪?!”的念头。必竟为了一块巧克力就能吵起来而且弄出“巧克力和我谁重要?”“巧克力。”这种对话的情侣她只能说活久见。
顾一一表示还是舜远这对赏心悦目。


墙壁

时之歌深夜60分的梗,短小,以及在这祝毕业党们考上理想的学校w
啊,文风和不ooc是啥,我不知道也做不到,依然是小学生文笔……
今天也是痴汉的一天啊。

我第一次去舜他们家时着实吓了一跳。
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满满的照片,从他们小时候到现在,单人的,还有合照。
这是舜的杰作,提起这些舜是相当自豪的,从眼神可以看出,啊,抱歉,我眼睛有些疼……

大部分照片他也能说出当时的大致情况,记忆力有的惊人了,舜。
说起尽远便没完没了了,他恨不得把世上所以美好的词语用在尽远身上,两人确实相配,这是从我初见他们那时就定下的结论,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默契。

“这张是刚认识不久拍的,那时他还是一木头,话不多。”
“看这张,那时他终于有点笑容了,当时我还以为他不会笑的。”
……
“感情超好呢,很羡慕啊我。”
“会遇到的。”
“怕是找不到尽远这么好的。”
“那是,我媳妇嘛。感情这事急不得。”
我又看了许久墙上的照片,有一张很显眼。
“哇,这张手上是戴的戒指呢,平时也见你戴着的那只!”
“是啊,特意拍的。”
纯银的,只有一些简单花纹的对戒,两只手紧握着。
“很棒啊,我也想学学你们了。”

响起来开门声,哦,是尽远回来了。
“尽远,我想你了。”
哦,这才出去多久,也许下次来得戴副墨镜。一见到自家媳妇就扑,嘛,感情真好呢。
……
我拨通了室友的电话,
“喂,终于接了!求你,快给我送副墨镜来,眼睛快瞎了,牙也挺疼……”




关于对抄袭的感想

Q:舜和尽远请问对时之歌又被抄袭了有何感想?

舜:啊,荣耀前线?
尽远:很过分吧。

Q:打算怎么处理?
舜:找运营商咯。
尽远:如殿下所说的。

Q:还有什么要说的?
舜:你说那玩意会推出尽远的新皮肤吗,女仆装这类的?
尽远:殿下,请注意分寸……

就是很不爽时之歌又被抄了的产物

其实吧,大队长和殿下和好很容易的
殿下:为什么
大队长:(不等殿下开口马上解释,省略一万字)就是这样。
好吧,知道这纯属自我安慰 。就算好好解释清楚殿下还是有可能怀疑大队长是否又为此撒了谎……
尸体等冷静下来想一想殿下的幻术,也许是假的呢,主角没要这么容易死,对吧。虽说能不能骗过玉王就不知道了,真死了我去跟官方拼命x
好想吃糖……

存个脑洞

霍雅和游郝娴的一百个小秘密
特别沉迷两个小姐姐,期中考试完就继续写,立个flag,我觉得我能写到50个
ooc,小学生文笔,渣,以及有没有想扩列的人,欢迎找我玩(●'◡'●)ノ❤
预告
1.  游郝娴一开始接近霍雅只是因为她不服管教
2.  霍雅也只是觉得有趣
3.  霍雅单方面缠上了女帝大人一开始是为了逗她
4.  游郝娴对霍雅的纠缠非常苦恼
5.  其实两人都挺开心的
6.  游郝娴想和霍雅成为朋友
7.  霍雅也是
8.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打了一架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霍游】无题

想不到题目就这样吧,人物黑一姐的,ooc我的,写不出她们的万分之一好,小学生文笔注意。

对于霍雅,游郝娴总有种无力感。
霍雅并不像学校里那些家伙那么好搞定,硬骨头一块,武能以一敌百,文能挑战她年级第一的地位。
“糟心。”
人生路上一帆风顺的女帝大人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然后女帝大人发现她似乎不能从阴影走出来了。
“你怎么坐我旁边……”
“哦,我刚申请的,我们是同桌了,女帝大人请多指教。”
在刚想去食堂时,
“去食堂?一起吧,你请客。”
自己的单人宿舍里,
“我们是室友了,别做出那副表情嘛。”

女帝大人的生活已经被一种名为霍雅的生物占领了。
熬过了漫长的高中生涯的女帝大人觉得自己解脱了,刚准备大展身手时,就又在寝室里见到了霍雅。
“卧槽!”
拥有良好家教的女帝大人破天荒的爆了句粗口,
“生无可恋,为什么又是你,我是得罪了谁啊,”诸如此类的弹幕在她脑海里刷过,面对霍雅灿烂的笑脸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此后的四年女帝大人真是被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可喜可贺。

现在的游郝娴只把那当黑历史看待了,
“女帝?那东西我从没有当过。”
“我不是,”
“我没有,”
“真的。”

不忍直视,幼儿园文笔,早上起的来就删了去改,其实不论怎么改都渣,没头没尾的,短小……
————————————————————————

尽远被困在这有一个星期了。

少了重要一个的人,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喊着。
极致的理性让他无法相信这个太过真实的世界。
那个人是谁?

尽远对他的认知仅限于一个背影,却为此质疑这个世界。
他觉得自己快疯了。
想忘掉又想回忆起来,潜意识不断提醒尽远他的存在。
“我必须想起来。”

……

“你不该在这。”
“你是谁?”
“你该回去。”
眼前的人无视了所有问题不断重复那两句话,明明和他那么相似,不,就是他。
哪怕脸无法看清尽远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要找的就是他。
挤出拥挤的人群尽远拉住了他的手,尽远需要知道真相,渴望知道真相。
眼前的人脸渐渐清晰,
“舜…?”
口中喊出的名字熟悉而陌生,脑中尽是些嗡嗡声,意识也渐渐溃散,记忆在缓慢恢复,空间在扭曲,破碎……
最后只剩下黑与白…

……

“欢迎回来,尽远。”
“我回来了,舜。”